来玩玩

关于

不可言传-牛灿

吴亦凡结束行程后已经深夜,帘子遮着半轮月亮,他在冰箱中拿出半瓶冰镇矿泉水,又觉得时值深冬,喝这样太过刺激胃的东西过意不去。于是矿泉水的瓶盖拧了半截儿又转回去,老老实实的放回了原地。关上冰箱门又觉得未开灯的宾馆里冷的厉害,他确认了一遍明明正在供暖,大抵是刚刚脱掉袜子光脚踩在地板上的缘故。手机刚刚充了电,吴亦凡睡前瞧了两眼微博,冷不丁瞧见昔日队友的几则消息。的确还是人气火热,吴亦凡本没那个闲心去关注有关内容,胡乱刷了几张图发现有几位已经变得成熟大气又内敛,心里竟也觉得不错,再把形象与自己比较一番,暗暗笑出声来。

 

朴灿烈不知何时又烫成了一头卷发,他把新闻翻了翻,才发现这小子有个电视剧再拍。他清晰记得几年前出道初期朴灿烈也烫过卷发,对方还哭兮兮着一张脸对自己说哥我不喜欢拉面头,吴亦凡就说是没有你之前的头发帅,面儿上是在认同朴灿烈的观点,果不其然他又哭着去找了都暻秀,后者翻着白眼叫其他人把他弄走。吴亦凡站在一旁,心里就想,我觉得挺好看的啊,像只泰迪,最大号的那种,不用吐舌都觉得可爱。

 

彼时那只能用几个俗套的形容词来对朴灿烈进行叙述,毕竟两人姑且算得上友善。吴亦凡觉得自己不太了解他,但幸好在某些当面志同道合,单独相处时并不会觉得尴尬。有人说朴灿烈是吴亦凡队内关系最好的韩国人,这话不假,吴亦凡虽从未掏心掏肺,但对这个弟弟也从未有半句抱怨或者诋毁。于是外人看上去关系自然亲密,活动时都尽量一起行动,吴亦凡觉得与他在一起舒坦,他觉得朴灿烈应该也这样认为。

 

其实很多琐碎记忆已经记不太清,他努力回忆起自己与他相处时的几个片段,却拼凑的七零八碎,总觉得哪里缺了几个衔接词或重要记忆点。网民吴亦凡在出道初期也浏览过搜索关键词中几个点击率高的有关视频,自己与朴灿烈最经典的片段大概是美国行中的共享一副耳机。起初他并没有发觉什么不对,比这亲密的行为数不胜数,干什么偏偏要单截出来配上几段暧昧音乐,仿佛这是一段多么缠绵悱恻的纯情罗曼史截图画面。他又轻门熟路的打开视频,画面中的自己染着夸张的金发,身旁是戴着标志性炸弹棒球帽的朴灿烈,正跟着耳机中的节奏晃动着身体。吴亦凡现在还记得耳机里放的歌曲,是BAP的《Power》,他被这个忽然涌起的记忆吓了一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记得,朴灿烈的舞蹈动作太明显了吧,他想。

 

他又随便翻了几个视频,从播放量第一开始看起,视频里统统都是自己与朴灿烈的爱情故事,或有剧情或无剧情。朴灿烈的傻甜白人设太过洗脑,傻乎乎的张着胳膊向自己跑过来,或者听到自己的耳语被吓到做出剧烈反应,引得他也禁不住哈哈大笑。他认识的朴灿烈偶尔也会露出这样憨傻的模样,但大多数还是相对谨慎安静,出道时太小了,朴灿烈那时才二十岁,一双眼睛未经尘世灵动的像一汪池水,乖巧惨了,从过长的刘海儿弧度和抿起嘴角后的酒窝里看出来的。他做什么还是有些怯怯,但已经有了成年人的雏形了,现在应该更加厉害了吧,吴亦凡不知道,他忙的没有时间去关注他最近过得如何呢。

 

有些遗憾,对吧?他这样问自己,眼睛一直锁定在视频上的朴灿烈移不开,内心涌上的情绪他也不知如何表达,思念算不上,因为他也是无意间开始回忆陈年往事,这对他的生活来说大抵只是一种打发时间的消遣,是不能添加半分惆怅在里面的,就连心头那丁点对重温旧事得来的欣喜,或是惊喜,他也不想包括在“想到朴灿烈”时相对出现的态度变化中。可这样似乎就无话可说,吴亦凡明明触动很大,这点他难以否认,只得缩了被子机械的点开下一个视频播放,视频中的画面有的熟悉有的陌生,吴亦凡看到自己年轻时的脸,也发出了自嘲式的感慨。

 

嘁——不过就是几年前。

 

吴亦凡眼睛有些酸涩,黑暗中盯着手机看了太久实在不舒服,只得紧紧的眨了眨眼睛再次打起精神。屏幕上的朴灿烈留着妹妹头,正趁自己不注意偷偷咬着自己肩膀,他平时没有这磨牙的坏习惯,吴亦凡一时间也心头讶异,朴灿烈为什么忽然咬了自己肩膀,但这样看真的有些像情侣之间的调情游戏,传统意义上的。

 

啊,这个词语会不会太肉麻了。为什么连相互泼水有些奇怪了,朴灿烈哪天还能再穿一次这件明黄色的宽大背心吗。吴亦凡记得那时还透着保存了一张这场演唱会的饭拍,是朴灿烈捧着一束看上去就让人心情很好的,五颜六色的花束,睁着眼睛在看什么,呆呆的,又很灵,漂亮的像个姑娘。

 

他不经常用“漂亮的像个姑娘”来形容朴灿烈,毕竟他不喜欢听,虽然他对自己的脸是无比自信,但他讨厌任何女化行为。每次吴亦凡这样说他,他就会气鼓鼓的掐起腰来,说着哥不许再这样说我了,眼神也是恼怒了,但在吴亦凡看来,是毫无威胁力的。被汗湿的头发有些粘手,少了平时松软的阳光气味,可他那时才过了十八岁生日,T恤粘在肩膀上显得身体线条清瘦的厉害了,刚刚练习完的朴灿烈禁不住碳酸诱惑,拿起硬币去附近的便利商店兑换一杯解渴的汽水。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头脑一热,上前拍拍朴灿烈的肩膀,这样的动作在他看来突兀极了,可他在对上灿烈眼睛时竟也变得镇定又冷静,你以后没有日程的话,一定要来中国啊。

 

朴灿烈正忙着喝汽水,吞咽下去口中液体后说出的话仿佛都在滋啦滋啦冒着清爽气泡:为什么呀?吴亦凡急急切切的:你来,我们一起吃火锅吧。

 

 



——视频中的朴灿烈捏着气球,隔着紫色的雾气回头看他,背景是人潮耸动的演唱会现场,他上前来,抢先一步拉住自己的手。

 

 

 

吴亦凡忽然就关掉了手机屏幕,翻身看着天花板。

 

朴灿烈来中国做活动时,在机场的墙壁上看到了自己的海报,然后驻足脚步看了几眼,最后拿出手机拍了一张。这个视频被传到网上,其中故事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吴亦凡也见过那段视频,也无法揣测朴灿烈究竟什么心情拍下那张照片,反正没有像网上粉丝猜测一般发给自己,估计是留着偷偷保存了吧,到底是以什么心境。

 

吴亦凡想说,其实我也做过这种事,曾经在韩国出席某个活动时,吴亦凡手上的那部粉色相机也定格过朴灿烈的笑脸,朴灿烈还烫了一头黄色卷毛,张着五指傻兮兮的看镜头。那张照片他洗出来后夹进了没怎么翻开过的书本里,现在也想不起到底是哪本书,他也不想去找。

 

只记得很好看,朴灿烈脖子上的挂绳都变成点缀,又是出自自己之手,氛围就变得甜蜜非常。

 

 





朴灿烈张着嘴愣了一会儿,说了句好啊,就我们两个人去吃火锅吗?

 

吴亦凡一时间韩语也变得不清晰,磕磕绊绊的说:对……对的。

 

 

画面都被罩上一层晦涩的滤镜,人也不能变得鲜活起来,当初那份心动吴亦凡久违的感受到了,他在新的一年中想念着那一年的朴灿烈,和那个还在年轻的自己。

 

 

手机通讯录上零零星星留着几个成员的联系方式,他点开朴灿烈的电话号码,短信区域弹出占了手机屏幕一半儿的键盘,他努力回想了下,也不知道韩语语序是否倒了,紧张的打下几个字:

 

要一起吃火锅吗?来中国。他想了想,又添上一句:我去找你也行。

 

 

 

 

 

 

最后没有点下发送,他删除了所有的字,手机被他重新充上了电。

 

 

The end

评论(5)
热度(26)

© 黄暴小天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