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玩玩

关于

福到了-千宏 by:黄暴小天才 短篇完结





##

刘志宏最喜欢的扇子丢了,整日郁郁寡欢。

竹马一块儿长大的王源正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一步两步的向刘志宏靠近,却看见那刘志宏坐在后院儿的石阶上,四十五度角忧伤。

“志宏,你怎么了?”王源觉得气氛不对,抛下滑板鞋就向刘志宏跑去,刘志宏说:“王兄,我的扇子丢了。”

“扇子?哪把啊?”

刘志宏沉声道:“我最喜欢的那一把。”

王源问:“……就黄色的那把?上面写了好大一个福字啊!丑。”

刘志宏认真的说:“你不懂,倒写的福是福到了,多喜气啊。”又P了个S说,“那是我去世的娘亲给予我的。”

王源心疼的了不得,随即召唤王俊凯满城的贴寻物启事。

刘志宏担忧道:“乱贴小广告会不会被衙门的罚款呀?”王源毕竟是全城首富之子,人大财粗:“没关系,爷我有的是银子。”

刘志宏开心的说:“谢谢你王兄。”王源豪气干云,拉着刘志宏说:“爷带你去吃花酒!”

刘志宏只是听闻过王源身旁的狐朋狗友去那里找貌美的姑娘,但一直不晓得到底是干什么的,朋友说是去找她们吟诗作对陶冶情操,可是怎么陶冶陶冶就陶到里屋去了。

刚进了大门就闻到一股要命的脂粉气,刘志宏不习惯,往后退了退,王源从衣袖中摸出银子:“把你们这最好的姑娘给爷叫来!”

“王源!”

门口响起饱含怒气的低沉嗓音,王俊凯怒发冲冠,叉着腰站在门口,王源马上怂成球:“王……王……”

十米远的距离王俊凯大概是一脚垮了过来,鞋子踩得震天响,王源要哭了:“大哥,我以后出来吃花酒一定会叫你的。”

王俊凯没心情跟他解释,直接拉了这人的手扭头便走,身后的老鸨追着:“哎少爷,人给您叫过来了您还没给钱呢——”

刘志宏好心提醒道:“那个人是他相好的,他不会再回来了。”

老鸨:“哦。”刘志宏转身想走,老鸨已经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那少爷,您来这儿干什么呀。”

刘志宏想起王源说的:“喝花酒。”

那老鸨满眼钱袋子,回头招呼姑娘们围上来:“少爷您喜欢什么类型的?我们这里清纯萝莉风情御姐什么都有,加钱的话还有Cosplay角色扮演任您挑选。”

刘志宏眉心一皱:“喝酒就喝酒,关女人什么事儿。”那老鸨脸色一变:“哎我说你们仨今天来我这儿捣乱的是吧?没钱就滚蛋!”

说罢挥了挥手,叫手下的给拖出去,刘志宏心存疑惑,决定刨根问底:“花酒到底是不是花酿的酒啊——”

刘志宏被架着扔了出来,站起身拍了拍屁股,王俊凯此刻一定对王源大发雷霆呢,他也不敢回王源家。

刘志宏是个家境败落的小少爷,祖上的生意做得风风火火,可到了自己父辈便被消遣的一无所有,偏偏自己的父亲还是三脉单传,早就卷了剩下的钱跑走了,母亲又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去世,刘志宏只能借住在发小王源的府子上。

刘志宏也很过意不去,可是自己也没什么本事,还好王源的爹娘整日忙于生意不问家事,就把刘志宏当了王源的书童来看,待他也是不错。

刘志宏身上还有些碎银子,打算去买俩糖葫芦吃了,在街上逛逛就回家,一转头撞上个男的,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刘志宏觉得自己今天特倒霉,忍不住叹气道:“哎!”

“王少爷家的小书童?”那人的特别嗓音传过来,刘志宏抬头看了,是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也算是王源五湖四海的朋友之一,父亲是在朝廷做官儿的,可是两人并不相熟,也就平时遇见了打个照面而已,刘志宏看这人天天不言不语的,也没什么好感,道了个歉就打算走。

忽然,火光电石,刘志宏发现自己丢了的扇子挂在易烊千玺的腰上。

刘志宏很生气,大声骂道:“贼!”

易烊千玺皱着眉头:“你说谁呢?”

刘志宏想上前抢扇子,可耐于儿时的良好家教忍住了,抿了抿嘴唇道:“你腰上挂的是我的扇子。”

易烊千玺低头看了一眼,觉得好笑,上前拍了拍刘志宏的肩膀:“我双十一的时候用两块五淘宝上卖的,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你的?”

围观的人开始窃窃私语京城易少的节俭美德。

刘志宏涨红了脸:“不可能,全宇宙就这一把,我娘留给我的。”

易少爷耸了耸肩膀,调笑着抹了一把刘志宏白嫩的小脸儿:“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那我还说你整个人是我的呢。”

围观的人开始窃窃私语京城易少的霸气侧漏。

刘志宏莫名其妙,翻了个白眼儿:“神经病。”

易少爷怒火中烧,大手一挥:“来人,把他带回府上,我要好好教训他。”

围观的人开始窃窃私语易少的一身正气,敢作敢当。

刘志宏气死了要骂脏话:“……&*……&*……*&”

路人A:“这个人侮辱少爷偷东西就算了,真是没教养哦。”

路人B:“就是,小破孩子本事不小,还敢跟易少叫嚷。”

刘志宏悲壮的含着眼泪,被易烊千玺的手下抬走。

王源儿正在跟王俊凯吃饭,吃着吃着忽然定了格,瞪大眼睛:“我忘了件事儿!”

王俊凯笑得一脸宠溺,夹了一个大鸡腿给王源:“源源什么事。”

“我把刘志宏弄丢了……”

 

##

刘志宏受尽了惨无人道的虐待,他被易烊千玺关在自己卧房一晚上。

易烊千玺也不困,只是换了件睡袍,坐在桌子上支着下巴看着刘志宏,刘志宏被堵着嘴,手上被绑了绳子。

易烊千玺的头发扫过眉毛,随着摆头的弧度轻轻晃动着,眨着眼睛漾出梨涡笑。

“刘志宏,你在王源儿那辞职吧,来我这儿干,双倍工资加提成。”

刘志宏简直革命烈士附体,如被严刑拷打般摇了摇脑袋,嘴里还一直发出憋屎的声音。

易烊千玺觉得恶心,上前把那人嘴里的布扯了,刘志宏一张嘴就破口大骂,唾沫星子喷了易烊千玺一脸。

“去你X的老子才不干X你大爷放我回去气死我了宇宙愤怒我X!”

易烊千玺被平时呆呆傻傻的刘志宏突如其来表现出的极强语言能力深深震惊,于是往上加条件:“包吃包住。”

“滚。”

刘志宏困了,没心情跟他腻歪,闭了眼睛假寐,易烊千玺叹了口气:“不答应你就被关在这儿甭想走。”

刘志宏睡着了,没搭理他。脑袋往下一磕一磕的。

## 

易烊千玺表示自己拍了视频,刘志宏说你胡扯,现在又不是伟大的二十一世纪。

易烊千玺说:“你爱信不信咯反正你昨天点头答应了。“

刘志宏说:“我是睡着了,你讲的什么我都没听见,扇子还我。”

易烊千玺说:“扇子是我的。”

刘志宏气结,不愿再于他纠结这个问题,有下人毕恭毕敬的跑上来:“少爷,王府王俊凯少爷求见。”

易烊千玺低头沉思,挥了挥袖子,出门迎客。

王俊凯这个酷酷boy甩了甩头发:“易兄。”

易烊千玺回礼京城杀人微笑:“王兄。”

“刘志宏是不是在你这儿?”

“怎么,”易烊千玺眯起眼睛,手持茶杯,轻啜一口,“你要把人接回去?”

王俊凯意味深长的扬起绿茶微笑。

##

“你以后只能呆在这儿了。”

刘志宏问:“为什么呀,我还得回去找王源呢。”

易烊千玺晃了晃那把扇子,又道:“我已经把你从王源儿那赎回来了,你的行李都已经搬过来了。”

刘志宏没反应过来呢:“你胡扯呢吧。”

“刚才王俊凯来了,就是为了这事儿。”

刘志宏深深地感觉自己被伙伴抛弃,难过的躲在角落忧伤到天明。

易烊千玺悄悄靠过来:“怎么啦难过啦?”

刘志宏还是固执的说:“扇子还我。”

“双倍工资加提成,包吃包住。”

刘志宏咬了咬牙:

“成。”

 

##

“喜欢吃糖葫芦?”

刘志宏说:“凑合着吧。”

易烊千玺给他买了一串儿,刘志宏接过来,张口便咬。

吃完了觉得很欢畅,笑道:“好甜。”露出酒窝,扰的对面的人的心砰砰直跳。

他便凑近了刘志宏,鬼使神差的在他嘴角舔了一下。

“嗯,确实很甜。”

 

##

“妈滴,本大爷第一次做偷东西这种事儿真他X不容易啊……”

The end


评论(40)
热度(434)

© 黄暴小天才 | Powered by LOFTER